工信部李鸣:区块链要成为价值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尚需时间验证

如果2017年是ICO之年的话,那么看起来2018年注定将成为监管的一年。随着全世界的国家开始对付加密货币,同时下决定并尝试它们将如何对待加密货币时,事情已经开始沸腾了。一些国家的态度是欢迎的,而一些国家的态度是谨慎的。同时,一些国家是完全的反对。以下是关于来自不同区域的15个国家,关于对待加密货币监管的简短概览。

crypto regulation

 

美国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在美国还没有清楚明白的关于加密货币的监管措施,也没有这些监管即将会出台的消息。美国的安全交易委员会已经警告投资者,要注意加密货币的投资风险,同时停止了一些ICO项目,并暗示了对于加密货币更大力度监管的必要。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成为了美国第一家允许相关加密货币衍生品进行公开交易的美国监管部门,随后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还组织了一次会议,关于讨论改变加密货币衍生品结算规则的可能性(由于联邦政府的关闭,这是被推迟的其中一个会议)。

美国财政部长Steve Mnuchin表示了与加密货币相比,它更偏爱铸造的法币。2018年1月12日,在华盛顿进行的金融俱乐部上发表的演讲,财政部长Steve Mnuchin警告那些可能参与到加密货币洗钱活动中的人们,他和其他的监管人员正在对其进行深入调查。财政部长随后表明,美国金融监管稳定委员会已经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该小组会专门进行加密货币市场的调研,同时他希望能和G20的国家合作,阻止比特币成为一个数字等同版的“瑞士银行账户”。

在1月25日的世界经济论坛上,为了进一步向与会人员辩护他的立场,Steve Mnuchin解释说,他现在关注加密货币的头等大事,就是“确保它们没有被用于非法活动。”

在2018年1月26日,美国财政部副主任Sigal Mandelker在访问了中国、韩国和日本之后,响应了财政部长的观点。在日本的一次媒体见面会上,她赞扬了三个亚洲国家对加密货币交易所进行的监管,并表明说,“让我们感到很强烈的是,我们在全世界都需要进行这种类型的监管。”

需要指出的是,非美国的投资者也许在美国为个人提供的清算许可方面会有一定的顾虑。如果美国把加密货币看成是货币的话,很有可能的是由联邦政府所采取的行动,以及联邦监管机构应该会抢险取代国家的许可。然而,如果加密货币被看待成了“证券”的话,特别是ICO,应该会使基于州与州之间准则的“蓝天法”更清楚的解释相关问题。

 

加拿大

 

加拿大的金融消费保护局并没有考虑加密货币为:“合法的法币”,除了加拿大银行关于相应解释的钞票或钱币外。这一遥远的北方并没有站在严厉监管加密货币的立场上。事实上,当谈到理解围绕着数字货币产业的法律时,它应该是在列表中最透明的国家(除了瑞士,该国希望成为“加密货币之国”)。

在几周的意见听取会(包括了像Andreas Antonopoulos那样的专家提供的证词)后,加拿大国会批准了2014年6月19日的法令C-31,这是世界上的一个关于数字货币的国家法律。加拿大政府自此之后一直在沟通该国关于加密货币的监管立场:加拿大证券管理局在2017年8月25日发出了一条监管通知,确认“加拿大证券法的潜在应用,关于加密货币及其相关交易、市场运营、同时为市场参与者提供相关的需求分析指南。”

在最近,加拿大中央银行行长Stephen Poloz在2018年1月25日的谈话被引用,“我反对加密货币这一叫法,我承认它们是加密的,但它们并不是货币。。。。。。对于大部分群体来说,它们并不是资产。。。。。。我猜它们从技术上是安全的。。。。。。对于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来说,它根本就没有内在价值,因此它并不是一个人能供分析的真正财产。它仅仅从本质上来看是一种投机或者赌博行为。”在这需要说明的是,作为北美证券管理者协会的成员,加拿大加入了关于加密货币风险的协会范围的“警告指示”,来自国家每一个省的所有代表都相信加密货币存在着“非常高的欺诈风险。”

 

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并不是主要的世界经济体或者是最大的加密货币投资社区之一。然而,该国关于加密货币的监管立场则值得一看,因为该国政府在Nicolás Maduro限制性的统治下,正在寻求通过宣布他们自己的靠石油来背书的“石油”加密货币,来避开其他国家对委内瑞拉强加的经济制裁。

在Maduro的领导下,该国因存在于反对党和政府之间存的抗议者和冲突已经分裂了很多年。委内瑞拉从2017年开始,由于该国法币玻利瓦尔仍然不能使用,看起来该国正设法去制裁加密货币。同时,甚至是在最近的2017年12月13日,Maduro政府开始寻求监管加密货币挖矿,来作为新制定的加密货币监管政策,Carlos Vargas宣布汇编了一本详细的关于该国加密货币矿工的登记册。

在一个法币不值钱并且持续受到美国制裁的国家,一个国家批准的加密货币也许会是委内瑞拉——一个典型的限制性制度——成为对加密货币监管最具进步性的国家之一(即使以后只有出售石油币)。

 

日本

 

日本实际上对于数字货币的监管并不慷慨;随着中国和韩国建立起了一个敌意并充满不确定的环境以后,它仅仅是赢得了吸引亚洲最好的加密货币产业的比赛。不管日本是否允许加密货币为主题的J-pop乐队,日本政府确实比它的亚洲邻居对于加密货币要更为友好。

然而,最近的一系列事件应该是激怒了日本的那些加密货币的狂热者们。在2018年1月26日,日本的一家交易所被黑,导致了价值约为5.3亿美元的新经币失窃,这一事件引发了社区的反击,同时也招来了日本金融管理的进一步监管。

 

中国

 

中国不断增加措施来制裁所有关于加密货币的事物。开始的时候是禁止ICO,中国要求冻结相关交易所的银行账户,并踢走比特币矿工,同时制定了一个全国范围内禁止使用互联网或者移动手机进行加密货币相关的一切活动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了主要的经济体中,针对加密货币监管最严厉的监管国。有一个非常其怪的反转是,在2017年,中国的比特币矿工占据了全世界挖矿人数超过50%的比例,同时加密货币在中国被接受的增长速率也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高。

尽管监管非常严厉,但是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监管在习近平主席的管理职责下,随着该国最近关注于阻止资本外流同时治理腐败的措施,这些监管显得非常合理。

 

韩国

 

对于韩国的监管,我们从那儿说起呢?在过去,该国家已大量存在的加密货币为荣,同时在去年,被认为成为中国制裁加密货币以后,那些受制裁的中国人所向往的国家。然而,表面态度不一致的几名重要的韩国官员,始面对未来的数字货币产业开采取监管行动,这一过程包括了公告、澄清、误报以及最终受限制的实施。当韩国官员开始于2018年1月23日开始实施一个禁止匿名账户进行加密货币交易的法规之后,不确定性以及潜在的负面监管影响限制已经被认为是2018年1月30日,红色星期二中市场大范围跌落的原因。

在弹劾韩国前总统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政府所显示的政治不和又增加了一个外部的监管事件,韩国的监管前景同时被纽约州金融服务局所阻碍着,该机构报道说,在2018年1月26日,六家在纽约有分支的韩国商业银行被请求提交和加密货币相关的客户的账户信息。

 

新加坡

 

直到最近,亚洲的金融和银行中心相比于亚洲的其它国家,对于加密货币的监管还是比较宽松的。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就像其他的金融监管部门一样,在2017年比特币价格高点时,警告了在加密市场中进行投机的风险。同时,新加坡的国际商业法庭在同一个月,进行了一个关于比特币交易发生争议的审判,看起来使这个有争论的经济利益走向了合法化。

在2018年1月9日,新加坡的副总理Tharman Shanmugaratnam说道,“对于使用法币、加密货币或者其他传递价值的新方式进行交易,国家的法律没有任何差异。”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首席金融技术官Sopnendu Mohanty于2018年1月24日强调说道,此刻,他没有预见到比特币会经历一次莱曼兄弟式的金融危机,并补充说道,现在有“一个很强的指示,就是监管者针对整个加密货币市场要进行更严格的监管。”

Mohanty同时也强调了,监管者应该需要针对像比特币这样的数字货币为顾客提供相应保护政策,使它可以持续增长。虽然现在还没有来自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任何观点,但是在2018年1月26日,日本交易所Coincheck背黑走了5.3亿美元后,目标指向了位于新加坡的新经币。

 

印度

 

印度,曾经被看作是对加密货币迅速发展、非常友好的环境,也开始在2018年对加密货币进行制裁。印度的强硬立场来自于其他国家的同样的顾虑,还有更为严厉的监管措施被提出:洗钱、非法活动资助恐怖主义、逃税等等,虽然这一依靠金钱的国家正在面临着严格的监管,但是当地加密货币产业的参与者们并不相信印度会想中国那样,使用同样的方法通过监管“禁止”加密货币。

 

澳大利亚

 

由于对围绕着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的2017年的金融丑闻而有所警觉,澳大利亚政府试图跟进日本的脚步,来强调该国的反洗钱法以及数字货币的监管。这和2015年澳大利亚政府的观点不太一致,那时候,该国政府希望对加密货币采取“不干涉”的方式。同时。缺少更为简洁的监管据称产生了对该国的负面影响,2017年末,澳大利亚加密货币经纪人阻止了澳元的充值。在2017年12月,我们同样看到了来自澳大利亚税务办公室的公告,公告暗示了在未来,该国可能采取的监管方式。澳大利亚税务办公室的指南强调说:

“用比特币进行交易和易货贸易协定相似,有着相同的税务责任。我们的观点是,比特币既不是钱也不是外国货币,同时比特币的供给并不是以商品和劳务税为目的的金融供给。比特币是一种以资本利得税为目的的资产。”

然而,在澳大利亚政府中,也有数字货币的支持者们,在2017年8月,我们看到了两大主要党派的参议员(工党和联合政党)向澳大利亚储蓄银行呼吁,承认加密货币是一种官方形式的货币。因此,在澳大利亚,未来的进一步监管仍然不确定,但是在地球的另一边很可能是一种行业友好的态度。

 

英国/欧盟

 

虽然Brexit(对于英国退出欧盟的一种戏谑的说法)计划在2019年3月,英国将和欧盟分道扬镳,但是英国和欧盟仍然对于监管加密货币保持着一致。在2017年12月4日,英国的卫报和电讯报报道了英国财政部和欧盟同时制定了计划,剑指结束加密货币交易者的匿名化,并强调了对于反洗钱和逃税的制裁。

欧盟的计划要求,加密货币平台对顾客要进行适当的尽职调查,同时需要上报任何可疑的交易。而且英国财政部强调了他们“正在致力于强调相应顾虑的工作中,通过沟通使虚拟货币交易所以及钱包提供商在反洗钱和打击恐怖分子的金融监管范畴中。”然而,财政部同时也补充说,“现在对于加密货币用于洗钱的证据几乎没有,但是相应的风险却很有可能会增长。”

随着一位欧盟议员Pierre Moscovici在2017年12月18日接受彭博社采访时强调说道,欧盟并没有指望进行比特币的监管,该名议员的论调看起来与之前欧盟一系列信息的音调并不符合。在两天以后,Moscovici的信息被欧洲委员会(欧盟的行政部门)副主席Vldis Dombrovskis撤回,他对布鲁塞尔的记者说道:

“对于投资者和顾客来说,有着非常明显的和价格波动相联系的风险,包括了可能会失去全部投资资金的风险,运营和安全失败,市场操纵以及负债缺口的风险。”

2018年1月,关于针对加密货币进行更大力度监管的呼声同时出现在了欧洲大陆。在2018年1月15日,法国经济部长Bruno Le Maire宣布将成立一支工作小组,其目的是进行加密货币的监管。同样,德意志联邦银行的董事会成员之一Joachim Wuermeling,呼吁在全球范围内对虚拟货币进行有效的监管。

在2018年1月22日,Dombrovskis进一步拓展了他对加密货币的监管日程,通过写出三个欧盟的监管者的名字,并警告他们关于比特币的泡沫。在2018年1月25日 ,受围攻的英国首相Theressa may 加入了这一争论,重复了国家货币基金组织主席Christine Lagarde 以及美国总统Donald Trump的言论。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中,英国首相对彭博社说道,“我们看待这些加密货币应该的态度应该是非常紧急的——主要是因为它们被使用的方式,主要是用于犯罪。”

英国和欧盟虽然没有宣布对于加密货币的最终监管,但是一个可以预期的通告将会在春季发布。

 

瑞士

 

瑞士以该国对银行业中的个人权利的积极态度而尽人皆知,同样,该国对于加密货币监管也有着同样的态度。这一西欧国家很明显的缺席了欧盟,同时对于加密货币产业有着开放的态度。

瑞士金融部长Johann Schneider-Ammann于2018年1月18日告诉记者,他希望瑞士能成为“加密货币之国。”根据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瑞士金融部的国务秘书Jörg Gasser强调说到,“我们希望ICO市场能更加繁荣,但是前提是没有妥协的标准或者我们金融市场的完整。”

最终,在2018年1月18日,瑞士创建了一个ICO工作小组,目的是“增强合法的可能性,保持金融中心的完整,同时确保技术中立的监管。”该工作小组将会于2018年底向瑞士联邦委员会进行汇报。

 

俄罗斯

 

俄罗斯像韩国一样,现在看不出他们希望如何处理加密货币的监管问题的态度。在2017年9月份,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主席Elvira Nabiukkina说道,中央银行反对管理的加密货币为货币(商品和服务的一种支付方式),同时也反对将它们等同于外国货币。这一观点看起来预示着俄罗斯对于加密货币产业的不干涉的方式。

然而,在2017年9月8日,俄罗斯联邦金融部副部长Alexei Moiseev在一次莫斯科的金融论坛上告诉记者,加密货币的支付“现在并不合法。”副部长继续强调道,“很明显的是,现在存在着法律真空,同时我很难去说相应的这些活动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

直到说出这些观点,俄罗斯联邦表现出来的态度只是允许“受认证的投资者”来进行加密货币交易。俄罗斯总统Vladimir Putin在2017年10月11日和金融部站到了一起,他说道,加密货币的使用带来的严重的风险,为洗脏钱、逃税、资助恐怖主义以及传播虚假骗局提供了机会,这些都会使俄罗斯公民成为受害者。

金融部继续了其强硬的监管措施,在2017年12月28日抛出了态度,建议对于加密货币挖矿的商业冒险行为进行征税。新年初始伴随着俄罗斯要制裁加密货币的更多措施,Putin同样还是和金融部站到了一边,在2018年1月11日,他表明也许在未来需要对于加密货币市场的法律监管。

总统Putin表示,“这是现在中央银行的特权,同时到现在为止,中央银行有足够的权利。然而,宽泛的说,在未来法律监管将是完全需要的。”(由TASS翻译)

在两周以后的2018年1月25日,金融部发布了一份关于“数字金融资产”的法律草案。这份法案如果能确定下来,将会定义代币、制定ICO的程序,同时决定加密货币和挖矿的法律制度。

总统候选人Boris Titov公开反对于2018年1月2日所提议的法律,并表示该法律草案实在是过去严厉了。根据Titov的新闻服务处所述,“金融部的提议成现了一个比日本、瑞士、白俄罗斯和爱美尼亚更强硬的监管;那就是,所有的国家中都批准了一定形式的法律。比起批准上述法律,还不如什么都比批准。”

 

尼日利亚

 

去年我们见证了非洲最大的经济体努力和经济衰退所做的斗争,引发了该国法币的“危急情况”。随着尼日利亚人使用加密货币,去终结将美元带入该国从而减缓衰退的货币控制限令,比特币的交易量暴涨。在2017年1月一开始,尼日利亚中央银行看起来要禁止加密货币,只有尼日利亚中央银行副总裁Musa Itopa Jimoh有意拉回政府的态度并强调说,“中央银行不能控制或者控制比特币。中央银行不能控制或者控制区块链。同样的道理没有人能控制或者调控互联网,我们并没有享有它。”在2017年比特币的交易量暴涨了1500%。

尽管2017年12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说道,该国已经结束了经济衰退,但对于GDP增长的不冷不热的预测以及依靠着天然是有的出口使得尼日利亚中央银行行长Edwin Emefiele在2018年1月25日的电话中说道,“加密货币或者比特币就像是一场赌博游戏。。。。。。我们不能,作为一家中央银行,给与那些把自己的储蓄拿来在‘赌博’中冒险的人们以支持。”

 

加纳

 

加纳银行行长Dr.Ernest Addison于2018年1月22日,在一家媒体的短讯中强调说,“比特币现在还不是合法的法币。”虽然在加纳议会之前有一份法令关于允许使用加密货币(看起来是通过政府登记为“电子金钱发布者”的公司),根据Graphic Online所述,当前对于比特币(以及其它加密货币)的立场是,“六个宣布比特币不合法的国家”之一。在Addison的观点过了几周后,一份来自于加纳投资银行的Group Dnoum所提出的建议,希望加纳银行能用其储蓄的1%来购买比特币。

 

南非

 

相比于文章中的其他国家,南非对于加密货币的主题一直在不断前进。虽然2014年由南非储蓄银行发布关于虚拟货币的立场文件,看起来对这一行业很有希望,但是南非政府在2017年7月开始与一个基于区块链解决方式的提供商Bankymoon合作,正在创建一个关于比特币管理的“平衡”的途径。

该国的法币南非兰德存在着估值问题,在去年它贬值了很多次。2015年兰德贬值了26%,而相比之下,中国的人民币仅仅贬值了2%。最近的2017年3月,该国又面临了货币贬值的预测,总统因此解雇了南非财政部长。该国在2018年1月对于加密货币的管理保持了一个相对沉默的态度,但是比较有意思的是,南非的法币依靠着中国,那该国是否会将中国对于加密货币的态度全盘接收。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跳至工具栏